<code id='udyv2'><strong id='udyv2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span id='udyv2'></span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udyv2'><em id='udyv2'></em><td id='udyv2'><div id='udyv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dyv2'><big id='udyv2'><big id='udyv2'></big><legend id='udyv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tr id='udyv2'><strong id='udyv2'></strong><small id='udyv2'></small><button id='udyv2'></button><li id='udyv2'><noscript id='udyv2'><big id='udyv2'></big><dt id='udyv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dyv2'><table id='udyv2'><blockquote id='udyv2'><tbody id='udyv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udyv2'></u><kbd id='udyv2'><kbd id='udyv2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i id='udyv2'><div id='udyv2'><ins id='udyv2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2. <dl id='udyv2'></dl>
          <i id='udyv2'></i>
          <ins id='udyv2'></ins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udyv2'></fieldset>

        3. 張譯被稱“戲癡”“戲瘋子” 表白蘭曉龍“是老大哥也是精神導師”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
            最近一段時間,張譯的名字似乎總是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中。從與劉燁聯袂主演的電影《追兇者也》,到參演《我不是潘金蓮》並將聖塞巴斯蒂安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“金貝殼獎”和多倫多國際電影節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兩項榮譽收入囊中,再到如今正在北京電視臺熱播的《好傢夥》。堅持用作品說話的張譯憑借著對角色的精準把握和細致入微的表演,讓不少觀眾感慨“演技爆棚”。但是對於外界的溢美之詞,張譯卻始終認為“總還有上升的空間,總還有努力的餘地”。

            近日,由蘭曉龍編劇,簡川訸執導,張譯、李晨、高捷等實力派演員主演的電視劇《好傢夥》正在北京衛視熱播。為瞭這部一波三折、塵封四年的嘔心瀝血之作,張譯不遺餘力地做宣傳,連發七條微博分享臺前幕後的故事,在開播發佈會現場,他還動情地表示:“太不容易瞭,激動得一宿沒睡。”對於《好傢夥》塵封四年的作品“重出江湖”,張譯對此很有信心,“蘭曉龍是一個鬼才,這部作品在主題上比較超前,可能四年前不太合適,但在今天可以說是‘天時地利人和’”。軍人出身的張譯還坦言,自己對戰爭題材的作品並不是很感興趣,但如果是蘭曉龍的作品,他就會平增幾分好感,“從《士兵突擊》到《我的團長我的團》,到《生死線》,再到《好傢夥》,曉龍四部正式播出的電視劇,都圍繞著戰爭題材,我都非常喜歡,並且部部不落”。多年的交情,讓他和蘭曉龍早已跳出瞭“合作夥伴”這個小圈子,“我們是從1997年到現在的戰友加兄弟,他是我的老大哥,也是我在某一方面精神上的導師,我所有對戲劇的審美,對電影、電視劇的認知很大一部分是來自於他”。

            有人把張譯稱為“戲瘋子”,陳凱歌導演也曾表示“張譯是個戲比天大的戲癡”,面對這樣的評價,張譯經常是一笑而過,但很少有人知道,這些外界賦予的名號和頭銜的背後,其實是他日復一復的堅持和幾次“打掉瞭牙往肚子裡咽”的執著。“拍戲其實不光是大傢看到的那麼風光的事情,還有很多危險的時候。《我的團長我的團》的時候一不小心就肋骨骨折瞭;今年上半年拍戲的時候,一輛80噸重的吊車就在我的身邊轟然倒塌;包括拍《追兇者也》,騎摩托車在海拔幾千米的山路上往下摔,如果摔的方向反瞭的話就真的葬身懸崖瞭”。但是外在的皮肉傷在這個“戲瘋子”看來都不算什麼,“最辛苦的還是抓不住人物的內心世界,這就需要費很大很大的心力。但是越難,我就越要挑戰”。張譯直言,“我就是一個特別不安分的一個演員,有一顆不安分的心”。

            除瞭挑戰不同的人物角色,“搏命”一般地突破自我以外,張譯的不安分還體現在他不太在乎“主角配角”的名號,甚至不太在意象征著“功成名就”的獎杯。在他看來,觀眾的反饋和作品的口碑才是最重要的,“演戲的時候你不一定要站在中間的位置,哪怕隻有一場戲,但你有能力、有本事把它做精準瞭,觀眾也一樣會對你報以主角般的認可和掌聲”。而對於之前網上熱議的“全世界都欠張譯一個影帝”的話題,他自己則顯得更加雲淡風輕,“其實我之前就憑借《山河故人》成為瞭戛納電影節影帝的候選人,這對於一個剛入行的電影演員來說,已經是一件無上光榮的事情”。他始終認為,最終能不能得到這個或那個獎項,其實都不重要,“因為那些東西隻是一時的風光,你最終還是要面對你自己紮紮實實的專業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