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3eq5i'></ins>

  1. <tr id='3eq5i'><strong id='3eq5i'></strong><small id='3eq5i'></small><button id='3eq5i'></button><li id='3eq5i'><noscript id='3eq5i'><big id='3eq5i'></big><dt id='3eq5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eq5i'><table id='3eq5i'><blockquote id='3eq5i'><tbody id='3eq5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eq5i'></u><kbd id='3eq5i'><kbd id='3eq5i'></kbd></kbd>
  2. <acronym id='3eq5i'><em id='3eq5i'></em><td id='3eq5i'><div id='3eq5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eq5i'><big id='3eq5i'><big id='3eq5i'></big><legend id='3eq5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1. <dl id='3eq5i'></dl>
      <span id='3eq5i'></span>

      <i id='3eq5i'></i>
    2. <fieldset id='3eq5i'></fieldset>

        <i id='3eq5i'><div id='3eq5i'><ins id='3eq5i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3eq5i'><strong id='3eq5i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劉18卡盟導航墉經典散文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6

            劉墉,1949年2月生於臺北,祖籍浙江臨安,現居美國。知名華人作傢、畫傢。

            人生的棋局——劉墉

            人生就像是一場棋,對手則是我們身處的環境,有的人能預想十幾步。乃至幾十步之外,早早便做好安排;有的人隻能看到幾步之外,甚至走一步,算一步。

            與高手對招,常一步失策,滿盤皆輸:但是高手下棋,眼見的殘局,卻可能峰回路轉,起死回生。

            有的人下棋,落子如飛,但是常忙中有錯;有些人下棋又因起初長考太多,弄得後來捉 襟見肘。

            有的人下棋,不到最後關頭,絕不認輸;有些人下棋,稍見情勢不妙,就棄子投降。

            棋子總是愈下愈少,人生總是愈來愈短,於是早時落錯瞭子,後來都要加倍苦惱地應付。而棋子一個個地去瞭,愈是剩下的少,便愈得小心地下。贏,固然漂亮;輸也要撐得 久。輸得少,才有些面子。

            所幸者,人生的棋局,雖也是“起手無回”,觀棋的人,卻不必“觀棋不語”,於是功力差些的人,找幾個參謀,常能開創好的局面。但千萬記住,觀棋的參謀,也有他自己的棋局,可別隻顧找人幫忙,而誤瞭他抨上的廝殺。

            如果你不知道計劃未來,必是個很差的棋士;如果你沒有參謀,必是很孤獨的棋士;如果你因為輸不起,而想翻棋盤,早早向人生告別,必是最傻的棋士。請問:你還有多少棋子?你已有多少斬獲?你是不是應該更小心地,把所剩無幾的棋子,放在最佳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先奉獻的愛——劉墉

            王太太是個孤僻的人,跟鄰居從不往來。有一天在她正在燒飯,突然聽見鄰居李小妹尖聲哭喊,從窗子望出去,發現一股濃煙正從李傢的屋裡冒出來。

            王太太慌忙地跑出去,孩子的哭叫聲更大瞭。想必父母不在傢,眼看濃煙並未夾帶著火苗,一向小膽的王太太居然鼓足勇氣沖瞭進去,豈知才抱起小女孩,身後突德國確診超萬例然竄起熊熊的火 焰,當她用毛毯把小女孩包著沖出火窟時,已經頭發全焦;灼傷片片。

            就在這次火災發生之後,王太太的孤僻脾氣居然改瞭,她尤其關心李小妹,總是買些東西送給她,並問長問短,有時候李小妹不用功、不聽話,王太太可以氣得哭。許多朋友不解地問:“你以前從來不關心鄰居,為什麼現在對李小妹甚至好得超過自己的孩子呢?”

            “因為我差點為她送瞭命!”

            “差點為她送瞭命”,這是一句多麼意味深長的話。

            人們的愛,往往並不一定起於別人 愛自己之後的回報,卻可能由於自己最先的奉獻與犧牲。犧牲微微一笑很傾城愈大,愛得愈深。這也就是許多不心甘情願,被征召入伍的青年,在經過保國的殊死戰之後,變成愛國鬥士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不完美的完美——劉墉

            四季之愛

            隻是知道的朋友都竊竊私語:

            "那女人以前是個演員,

            嫁瞭兩任丈夫,都離瞭婚,

            現在不紅瞭,由他撿瞭個剩貨。"

            太太說我最近總買"破東西"簡愛。

            她這句話一點沒錯。

            年初,到迪斯尼樂園新開的"動物王國(Animal Kingdom",在商品店裡買瞭一個叫做"跳羚"的木雕。隔兩個禮拜,東西運到紐約,打開來,嚇一跳。長長的兩隻角,都斷瞭。

            打電話去汽車之傢迪斯尼,對方說立刻派車來,把東西取走,而且全額退款。

            放下電話,看看那木雕斷裂處,對回去,發現接觸得很好,便拿做木工用的牛皮膠試著粘上。接著電話響,是迪斯尼打來的,說如果我喜歡這木雕,他們還有一模一樣的,要不要換一個?

            "不要瞭,"我說,"我就喜歡這塊木頭雕的,深深的紅木色身體,靠那尾巴的地方,顏色突然變成黃色,好像一隻黃尾巴的跳羚。而且……"沉吟瞭一下,我說,"算瞭!我已經把斷角粘上去,不用換瞭!"

            到附近的納蘇郡美術館,商店裡陳列著許多來自墨西哥的土偶,一排又一排,每個都在唱歌或吹奏樂器。天真的表情、鮮麗的顏色,把我一下子拉回童年,想到父親帶我去打氣體的槍時,架子上擺的小泥人重生軍工子弟。

            父親的槍法準,每次都能打中許多,小泥人從架子上墜落,掉進下面的網裡,就成為我的收獲。

            父親死後,我還很小心地保存那些小泥人,看著它們,想逝去的歡樂時光。隻是十三歲一場火,燒去瞭我的肉多的總裁文傢,也燒光瞭我的小泥人。

            我把墨西哥的士偶一個個從架子上拿下來,給太太看,又給女兒看:"多可愛的小泥人!"再拿著端詳,念念有詞。大概店員看我一副想買的樣子,立刻過來問我要哪個。

            我一個個比較,每個都不同,都想要,可是價錢不便宜。突然發現一個吹笛子的土偶,以及六個連在一起仿佛竊竊私語的泥娃娃,樣子很生動,價錢卻便宜得多。

            "為什麼這同房電影幾個比較便宜?"我問。

            "因為破瞭。"店員把土偶轉過來給我看,果然兩個泥娃娃是破瞭又粘回去的;吹笛子的那個,破瞭一塊,大概碎得不成樣子,所以就留個缺同學會的目的2口,沒有修補。

            比來比去,我挑瞭破的,因為它們好像"一傢人"。

            到臺灣省手工藝推廣中心參觀,看見一個"化石瓶"。那是用沉積巖雕磨出來的瓶子,表面浮現著許多億萬年前沉在水底的貝殼。